• <dd id="ooeci"></dd>
  • <nav id="ooeci"></nav>
  • 行業新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新聞 > 光伏太陽能發電地方儲

    光伏太陽能發電地方儲能補貼開閘,一石激起千層浪!

          3月24日,姑蘇工業園區管委會發布《姑蘇工業園區綠色開展專項引導資金管理辦法》,對園區節能改造、循環經濟和能源互聯網項目給與資金補助。其間,在分布式燃機以及儲能項目上: 針對在園區存案施行、且已并網投運的分布式燃機項目、儲能項目,自項目投運后按發電量(放電量)補助3年,每千瓦時補助業主單位0.3元。

           一石激起千層浪!長期以來,我國電儲能產業買單機制缺乏,盈余遠景不明,業界寄望通過財政補助的方式助推職業開展的呼聲一向不斷。此番姑蘇在本年首先明確補助規范,對儲能尤其是用戶側儲 能應有積極的推進作用。 

           不過姑蘇并非首個出臺儲能補助方針的當地城市。2018年9月,合肥市便已發布《關于進一步促進光伏產業繼續健康開展的意見》,明確規則在方針文件發布后并網運行的光伏儲能體系,自項目并網 次月起給予儲能體系充電量1元/千瓦時補助,同一項目年度最高補助100萬元。 

           合肥、姑蘇等城市相繼試水方針加持的背景,是在當時一般工商業電價降低的政治任務下,峰谷價差已實踐大為縮小,許多用戶側儲能項目實踐上處于難以為繼的地步。而且,除峰谷價差縮小外, 還有一些來自其它方面的博弈。 

           以江蘇為例,“儲能100人”了解到,2018年8月,國網江蘇公司修訂《客戶側儲能體系并網管理規則》,明確禁止儲能電站用戶向電網倒送電。用戶側儲能體系工程規劃施工需契合《儲能體系接入 配電網技能規則》及《電池儲能電站規劃規程》等國家規范要求;儲能電站相關信息需接入國網江蘇電力有限公司的儲能監控與互動渠道。 

          有企業反應,整個手續流程,包括電力并網、安監消防、規劃證等完善起來,每個項目需要增加費用20-30萬元。

           從儲能產業安全健康開展的視點來看,有些方針的出臺也是為防患于未然。僅僅,這也在客觀上導致了項目的盈余水準降低。

           浙江某大型儲能公司此前在用戶側布局很廣,投入較大。但本年以來,陣線顯著縮短。究其原因,就是在多重因素影響下,項目由本來的盈虧邊際直接轉為每度電虧本幾分錢。如果有財力的當地政 府能夠相繼跟進,這對職業來說,算是真正的天籟之音。

           姑蘇在儲能補助上,不同于合肥的“充電量”,而以“放電量”作為計量規范。有業內人士認為,這讓具有更高充放電效率的電池產品,將贏得商場的競賽,然后進一步推進職業的進步。

            我國儲能商場,從八九年前萌發發端,到前兩年逐漸起勢,就是用戶側商場開展助力的成果。從世界范圍來看,依據中關村儲能技能產業聯盟(CNESA)統計的數據,2018年,全球新增投運電化學儲能 項目中,依然是用戶側的裝機規劃最大,為1530.9MW,占比為43%,集中式可再生能源并網和輔助服務范疇分列二、三位,占比分別為26%和17%。

           盡管從上一年開端,我國儲能商場得益于電網側開閘,然后在規劃上躍進到一個全新的臺階。但從長期遠景而言,用戶側無疑更加廣闊。一位業內人士對“儲能100人”表示:

           “我國儲能之所以開展到今日,是許多儲能企業在用戶側真金白銀砸出來的。這個職業真正要起來,一定是用戶側先起來。不管是電動車,仍是儲能,國家對職業的支撐是不會持久的。汽車職業要 開展,一定是老百姓來買;儲能職業要開展,也一定是用戶側花錢。

          ” 僅僅這也正好是悖論地點,用戶側既不能持久依賴補助,但現階段又顯得必不可少。恰當的補助既可以迅速刺激商場容量擴展,合理的規范也有助于“良幣驅離劣幣”,然后構成良性循環。

          當然,首要的條件,是當地政府需要具有雄厚的財政實力。除現已浮出水面的合肥、姑蘇外,北京也一向盛傳會出臺相關方針。

          從國家層面來看,由于儲能場景的多樣性,以及在各友鄰職業紛紛去補助的情況下,擬定頂層的補助方針現已不大實際。在上一年12月于深圳舉辦的2018儲能100人嶺南論壇上,國家電網一位嘉賓便透 露,“國家層面暫時不會針對儲能出臺統一補助方針,對當地方針持鼓舞態度,但不免會有當地保護?!?nbsp;

          所謂當地保護,可能會觸及稅務、項目公司注冊、當地配套產品采購等項。不過,在引導、促進儲能開展這個主要矛盾面前,部分地區擬定一些附帶條件,也就顯得不那么重要了。

    相關新聞
    快三代理